假如活到100岁怎么养活自己 养老金够吗?
作者:盐城网 日期:2017-06-20 浏览

  以前人口多总是被当做负担,现在我们明白,人口减少才是真正的风险,因为人力资本才是一切增长的源泉。

  日前,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,题目非常抓人眼球,叫做《活到100岁,谁来养活我们?》。显然,报告也是充分发挥了标题党精神,打出长命百岁不是梦这一振奋人心的口号。估计谁看到这么一个题目,都会先自动屏蔽掉题目的后半段,心里一阵狂喜:什么?能活到100岁?我的青春、我的爱情、我的理想我还来得及

  养老金制度运转需合理的人口结构

  其实,这份报告真正的重点是在标题的后半段:谁来养活我们。当我们老了,会有一份及时、足够的养老金相伴左右吗?养老金制度的财政可持续性才是报告要分析的核心问题。

  现代养老保障制度起源于19世纪的欧洲,更准确地说,这一制度的创始人是德意志帝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,他的初衷可不是关心谁来养活我们,而是如何统治他们。1889年德国通过了《老年及残疾保险法》,俾斯麦在国会演讲时说得很直白:当70万小额养老金领取者从国家领取年金时,我认为具有极大的好处。尤其,如果他们属于那些本没有多少财产可损失,却误以为通过剧变可以获取很大利益的阶级。

  今天的养老保障已经成为了一项权利,让人们在年老之时免于市场竞争的风险。大多数国家的养老金制度都是一种即收即付的筹资模式:当下工作的年轻一代缴费来供养已经退休的年迈一代。

  这一制度有效运转下去需要一个合理的人口结构,退休人口与劳动人口的数量之比要均衡。如果退休人口不断增多,而劳动人口规模在萎缩,也就是经常提到的人口老龄化时代的到来,就会对现有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构成巨大的财政压力。长寿所带来的老年人口的增加无疑是一项挑战。

  人口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个慢变量,但由人口变化引发的冲击往往是根本性的。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,人口的增长都极为缓慢,直到19世纪初,全球人口才达到10亿,又过了整整一个多世纪,在上世纪20年代达到了20亿。


  人口的快速增长其实是最近一个世纪的事情,1960年,全球人口达到了30亿,在2016年初,达到了74亿。根据联合国的预测,如果保持以往的生育趋势和模式,到了2024年全球人口将超过80亿,2038年超过90亿,2056年将超过100亿。但是人口并不会一直保持增长的势头不变,2100年左右,全球人口在达到峰值后将急剧下降,这对发达国家的冲击最大,70%的发达国家将出现人口萎缩。

  人口减少才是真正的风险

  人口减少的直接后果就是经济增长放缓,以前人口多总是被当做负担,现在我们明白,人口减少才是真正的风险。因为人力资本才是一切增长的源泉。

  人口变化所带来的挑战不仅仅是规模上的,更为关键的是结构上的。简单说就是富裕国家的人口比例不断减少,而相对贫穷地区的人口规模则不断增加,这对当前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秩序,将会是一个革命性的冲击。未来40年全球人口增幅的99%来自欠发达地区非洲、亚洲(日本除外)、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。目前非洲人口占全球的六分之一,但是到2018年非洲人口将超过发达地区(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、欧洲)的总和,而到了2050年将是其两倍。

  1950年,全球人口中8%为老年人口(60岁以上),之后缓慢上升到目前的12%,约9亿。但今后老龄化的速度将加快,到2050年全球有22%的人口超过60岁,有21亿。

  人口年龄中位数通常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程度,2015年,中国人口年龄中位数为37岁,即一半的中国人年龄小于37岁,而另一半则大于37岁,比日本的47岁、德国的46岁等要年轻不少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掉以轻心,低生育率也是我们现实的挑战。1950年全球女性平均生育5个子女,而现在则为2.5个,中国现在是1.5个。老龄化社会就在我们眼前。

  各国应对老龄化一个非常普遍的政策手段就是推迟退休年龄。1889年德国第一部养老保障法规定的法定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是70岁,今天德国的退休年龄已经提高到了67岁,回到1889年,应该只是时间问题。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准备,100岁的时候,或许我们仍需要为梦想而努力奋斗,能养活我们的,是我们自己。欢迎来到老龄化时代。